諸葛亮北伐或留有絕密奇招?可惜他的接班人出師未捷身先死!

文:追風怒放(作者原創授權)

《隆中對》:自董卓已來,豪杰并起,跨州連郡者不可勝數。曹操比于袁紹,則名微而眾寡,然操遂能克紹,以弱為強者,非惟天時,抑亦人謀也。今操已擁百萬之眾,挾天子而令諸侯,此誠不可與爭鋒。孫權據有江東,已歷三世,國險而民附,賢能為之用,此可以為援而不可圖也……

諸葛亮的《隆中對》筆者姑且不全文援引了,大體步驟是這樣的。

第一步:東和孫權。

第二步:占領荊州,尤其是南郡和襄陽,以南郡為跳板向西奪取西川,以襄陽郡為跳板向北威脅洛陽和許都,效法更始帝劉玄之故事。

第三步:占領天府之國的益州,借益州的資源攻打漢中。

第四步:占領漢中,以漢中為跳板威脅長安。效法漢高祖劉邦之故事。

第五步:同時跨有荊益,和蠻人羌胡結交。一旦天下有變,則令一上將軍直取宛洛。

雖然說劉備在執行的時候犯了很多不必要的錯誤,但是總體上還是按照《隆中對》在走的,可以說,劉備在晉位漢中王的時候,已經同時跨有荊州益州和漢中,總體是按照隆中對的方針在走的。但是關羽看到漢中大勝,決定提前實施第五步,出擊樊城,水淹七軍,威震華夏,但是關羽的一系列愚蠢行動讓吳魏聯合在一起,荊州丟失。劉備為了奪回荊州,準備了兩年,可是最終在夷陵之戰中大敗。

至此,蜀漢政權到了最危險的邊緣,東有孫權的進攻,北有曹魏的威脅,南有蠻人的騷擾。諸葛亮臨危受命,重建孫劉聯盟,平定南中,并于6年后發動北伐。

諸葛亮共有五次北伐,每一次都相當精彩,每一次蜀軍就沒損失多少,每一次都讓魏軍損失巨大,每一次都讓魏國朝廷十分郁悶,每一次都能全身而退,諸葛亮最牛逼的時刻是以西蜀弱勢步兵同時大戰曹魏陣營的關中兵團,中原兵團,隴右兵團和荊州兵團這四大兵團,而且還打贏了,另外諸葛亮用直百五銖錢把曹魏經濟整的一塌糊涂。

但是諸葛亮的北伐同時每一次都相當無奈,首先是糧食問題,但最重要的是無論出擊關中和隴右,都要花大力氣越過秦嶺,運糧食非常不便。不過諸葛亮第五次北伐的時候,結合前幾次經驗,突然再出褒斜道,插進關中平原。一下子斬斷了曹魏隴右兵團和關中兵團的聯系,而且蜀軍還在渭水河畔用直百五銖錢買下了大量耕地,當地百姓也愿意把收獲的糧食賣給蜀軍。曹魏隴右兵團郭淮始終不能突破諸葛亮的防線,關中兵團司馬懿更是惶惶不可終日,因為上次諸葛亮北伐直接砍了司馬懿手下3000名低級軍官,所以面對諸葛亮的第五次北伐,哪怕是曹魏派了中原兵團來增援,司馬懿都堅決不允許出戰。

要筆者說啊,其實諸葛亮的第五次北伐,形勢大好。如丞相再多活一年則可以拿下隴右,獲得胡人的戰馬,截斷曹魏關中兵團的戰馬來源。可是諸葛丞相操勞過度,生命大限到了,后人常常垂淚,出師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

諸葛丞相去世后,軍務他交給了姜維繼承,政務他交給了蔣琬繼承。蔣琬,荊州零陵郡人,初隨劉備入蜀,被任命為廣都長,諸葛亮將其悉心培養。由于第四次北伐李嚴拖延軍糧,所以第五次北伐蔣琬堅決不讓前線軍隊糧草斷絕。諸葛亮曾經密奏劉禪,蔣琬可在他死后繼承大任。

蔣琬果然沒有讓丞相失望,公元238年,乘著司馬懿離開隴右去攻打燕國(三國中的第四國),讓姜維發動第一次北伐,和姜維出擊隴右。公元244年,魏國曹爽伐蜀,漢中守將王平只有三萬人,蔣琬和費祎帶領部隊增援漢中,姜維王平蔣琬費祎將相合力,在漢中的興勢打敗魏軍,最終蜀軍沒損失多少,而魏軍損失好幾萬,曹爽臉丟大發了。

但是蔣琬竟然離奇病重。不過,蔣琬堅持抱病工作,讓費祎接替益州刺史。蔣琬向劉禪上書建議,因為諸葛亮和姜維每次北伐要越過秦嶺,道路艱險,來往不便,實在太幸苦了,希望能從漢中順著漢江東下,直取魏興、上庸二地,以魏興上庸魏跳板,威脅襄陽。并且,蔣琬在漢中已經先斬后奏,大量建造戰船。

朝中官員大多認為:水路出兵容易,但萬一失敗則回返不易,不是上策。于是朝廷派尚書令費祎、中監軍姜維來漢中,試圖勸阻蔣琬。

蔣琬于是上書給后主:“為漢室除殘去穢,是我應盡的職責,自臣奉辭來到漢中,已經六年了,由于我資質駑鈍,又兼疾病,并無進展,俯仰惟艱,寢食不安。現在曹魏跨帶九州,根深蒂固,想要除去并不容易,如果我們和東吳合力,成犄角之力,就算不能迅速將魏國吞并,也慢慢將其蠶食掉。但是吳期二三,連不克果,舉步維艱,廢寢忘食,于是與費祎等人商議,認為涼州地勢險要,進退有資,羌胡人心存漢室,昔日以偏軍入羌,郭淮破走,算其長短,應該是首要的事情,宜用姜維為涼州刺史,姜維出軍西北,我當率軍后繼,而涪縣水陸通達,萬一東北有變,應付不難。”

但是,畢竟姜維費祎是劉禪派來勸他的,蔣琬知道順江東下暫時被擱置,于是進駐涪縣(今四川綿陽),病情日益加重,沒多久就去世了。

那么,蔣琬這個奇謀可靠嗎?下面筆者來分析一下。

諸葛亮曾說蔣琬,社稷之器,非百里之才也。諸葛亮的隆中對無法實施是個遺憾,那么蔣琬的這個奇謀現實嗎。

原來,當年劉表的荊州地界還有長江北岸襄陽郡和南陽郡。襄陽地處鄂西北山區,其南憑峴山,北臨漢水,東北有桐柏山,東南有大洪山,西北為武當山,西南為荊山,四面八方都是屏障,來犯之敵的優勢兵力根本難以展開,而對岸的樊城與襄陽僅一水之隔,既能分散敵人的進攻部隊,又可以相互支援。

但是自從襄陽落入曹魏手中之后,奪回襄陽變成了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關羽走麥城的時候,在上庸的劉封和孟達為何不來救?不是不肯來,一來,關羽的個性十分傲慢,二來,來了也白來,順江東下容易,可是襄陽郡和南陽郡里的曹魏援兵云集,怎么會不防御這個方向,如果繞道武當山,后勤補給根本跟不上。也就是說,蔣琬這個奇謀是不現實的?

筆者覺得不然,蔣琬的才華會沒考慮過這個問題嗎?以諸葛丞相的平易近人,蔣琬會沒和丞相說過這個問題嗎?此一時彼一時也。要說季漢水軍不行,其實不然。東吳和季漢的商人做蜀錦生意,需要大船。當年劉表時期,劉表的水師是能與江東水師爭鋒的。蔣琬早就見過東吳的樓船,他在漢中先斬后奏造船,沒準已經通過孫劉聯盟拿到了東吳的技術。

而這個時候,東吳和曹魏爭的是什么,合肥,淮南,壽春,因為對于曹魏來說,這個方向更能直搗東吳腹地。而曹魏的西線,已經把重兵放在隴右關中,襄陽這里則必然空虛,而且襄陽不適合大兵團作戰。就算襄陽不空虛,短時間拿不下,上庸的地位遠遠沒有襄陽重要,拿下了上庸,無疑能夠鼓舞士氣,無疑能夠給曹魏一個威脅。讓曹魏在襄陽,漢中和合肥三面受敵。上庸北部是桐柏山區不假,但是這個山肯定沒有秦嶺那么難,翻過了這個山就是中原大地啊。

筆者覺得,這也許是諸葛丞相和蔣琬早就商量好了,但是這個時候,丞相已經去世12年了,再拿出丞相說事已經不合適了,再加上朝中都是益州派。自己百口莫辯,唯有大量制造戰船,可惜,生命的大限到了,蔣琬也是出師未捷身先死。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