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璋堅守成都數年不降,為何馬超到城下一晃,他就歸降劉備了?

建安十六年(211年),劉璋聽聞曹操要率軍進取漢中,非常擔憂,張松建議劉璋邀請劉備入川,讓其攻打張魯,防衛益州。在此背景下,益州牧劉璋于是派遣法正、孟達領兵四千人迎接劉備,劉備率領龐統、黃忠、魏延、卓膺等將領入川。到了建安十七年(212年)十二月,劉備與劉璋正式決裂,并發動戰爭。在益州之戰中,劉備一直向成都逼近,諸葛亮、張飛和趙云亦入蜀助戰,但劉備軍隊在雒城時受阻一年,直至建安十九年(214年)五月,劉備圍困成都。

不過,在公元214年的時候,劉璋所在的成都,依然是兵多糧足的,也即具備繼續堅守下去的條件。況且,劉備當時還沒有完全平定益州,只要劉璋堅守下去,很可能會改變益州之戰的走向。那么,問題來了,從公元212年開始,劉璋堅守成都數年不降,為何馬超到城下一晃,他就歸降劉備了?

建安十九年(214年),劉備進兵包圍成都,并派簡雍勸降益州牧劉璋。值得注意的是,因為當時城中有三萬精良部隊,糧食夠支持一年,所以益州成都的官吏百姓都想抵抗。不過,在馬超率領大軍來到成都城下后,益州牧劉璋選擇打開城門,出城投降。對此,在筆者看來,劉璋之所以看到馬超就放棄抵抗,歸降劉備,原因主要分為以下幾點。一方面,馬超本身作為漢末三國時期的諸侯和名將,具有非常高的威懾力,對于馬超歸降劉備來說,顯然是強強聯合了,這自然會對劉璋,尤其是益州成都的文臣武將造成不小的沖擊。

《資治通鑒》中記載:“馬超知張魯不足與計事,又魯將楊昂等數害其能,超內懷于邑。備使建寧督郵李恢往說之,超遂從武都逃入氐中,密書請降于備。備使人止超,而潛以兵資之。超到,令引軍屯城北,城中震怖。”

在渭南之戰中,馬超、韓遂的聯軍被曹操擊敗。在此之后,馬超攻打隴上諸郡失敗,依附漢中太守張魯。不過,漢中張魯并沒有太遠大的志向,并且馬超還被張魯的手下的排擠。所以,等到劉備率領大軍包圍成都時,馬超和劉備可謂一拍即合。在劉備派遣使者李恢勸降之后,馬超率軍前往成都。在馬超來到成都之后,益州成都的表現可謂“城中震怖”,也即大家都感到害怕,甚至可以說是要比劉備包圍成都更加令人恐懼。而這,顯然是馬超的威名起到了作用。

在漢末三國時期,涼州一帶的諸侯和猛將可謂十分彪悍,比如引起天下大亂的董卓,就是率領西涼大軍來控制東漢王朝的。而在董卓被殺后,李傕等西涼將士禍亂長安,導致不少百姓前往了漢中、益州、荊州等地。因此,在人們的口耳相傳之下,自然對涼州一帶的諸侯、猛將比較畏懼。

進一步來說,相對于馬超,劉備在東漢末年塑造了仁義的形象。因此,即便成都被劉備攻破,后者應該不會對城中的百姓如何。但是,如果讓馬超攻破城池的話,成都或許就是董卓被殺后的長安了,到時免不了要生靈涂炭了。在此背景下,劉璋雖然兵多糧足,還可以繼續抵抗下去,但是,從保全成都百姓的角度來看,及時歸降劉備,無疑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另一方面,馬超率軍包圍成都,很可能讓劉璋誤認為這是張魯的意思,乃至于意味著張魯和劉備兩大勢力的聯合,這讓劉璋感到難以抵擋。《資治通鑒》中記載:“(馬超)密書請降于備。備使人止超,而潛以兵資之”。對于馬超歸降劉備這件事情,自然秘密進行的,畢竟馬超依附張魯,是寄人籬下的。雖然馬超離開后,張魯會意識到馬超背叛了自己,但是,對于已經被劉備包圍的劉璋,很可能不會知道這個消息。

最后,在此基礎上,為了把戲做足,劉備還悄悄派兵給馬超,也即“而潛以兵資之”。這樣,馬超得以率領一支大軍趕到成都,這會讓劉璋誤認為,張魯派遣馬超來支援劉備了。當然,實際的情況是張魯置身事外,拒絕幫助劉璋或者劉備中的一方。東漢末年,張魯原先是劉焉的手下。但是,興平元年(194年),劉焉死,其子劉璋代立。劉璋以張魯不順從他的調遣為由,殺害了張魯的家人。自此之后,張魯和劉璋可謂勢不兩立,雙方之間展開了多次較量。雖然劉璋兵多將廣,卻始終無法消滅張魯這一強敵。到了公元214年,劉璋應付劉備已經是非常吃力了,而張魯的手下馬超又前來支援劉備,這不僅讓劉璋感到絕望,更讓益州成都的百姓感到恐懼。

換而言之,馬超的到來,促使劉璋出現了誤判,并成為壓垮劉璋的最后一根稻草。不久之后,劉璋選擇放棄抵抗,劉備入成都,自領益州牧,大宴士卒,以諸葛亮為軍師將軍,對有功將佐論功行賞、加官晉爵。至于起到重要作用的馬超,也獲得了豐厚的回報。公元221年,劉備建立蜀漢時,封馬超為驃騎將軍,領涼州牧,進封斄鄉侯。按照東漢時期的武將官制,驃騎將軍僅次于大將軍,可謂武將的至高榮譽了。并且,蜀漢當時還沒有設立大將軍,這促使馬超事實上成為蜀漢的武將之首了,連車騎將軍張飛,都要屈居第二。而這,自然和馬超在益州之戰中起到的作用存在直接的關系。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