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清朝和李自成的雙重壓力,南明皇帝親自張燈結彩時被太監教育

崇禎皇帝上吊自殺后,1644年五月,他的堂兄、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繼位稱帝,是為弘光帝。但是,弘光帝原本只是一個藩王,根本沒有帝王之術,這一點和崇禎皇帝類似,都是趕鴨子上架。不過,弘光帝有一點比崇禎皇帝要好——他雖然不懂,但是也不插手瞎指揮,當然,如果能夠托付得人,也算是一樁美事。可惜,事實并非如此。

弘光帝即位時,因為得到了鳳陽總督馬士英的支持,所以弘光登基之后將馬士英選入內閣,并任命為首輔,總攬朝政。但是馬士英也并非經世之才,首先他也無法完全節制手下的驕兵悍將——江北四鎮雖然手握重兵,但是交橫跋扈,根本不愿意為弘光帝賣命,也不愿意為明朝恢復失地。馬士英無可奈何,他所做的只是希望維持現狀,保住自己的權位,當左良玉打著“清君側”的旗號前往南京時,馬士英甚至不惜從北方防線上調動黃得功到長江上游防衛左良玉。最終,北方防線松動,清軍又逼近長江,最終輕松突破長江防線。

馬士英

試問,在這樣的首輔領導下,南明朝廷如何能夠和清朝劃江而治?但是弘光帝對馬士英卻言聽計從,弘光帝對馬士英的依賴可謂“深入骨髓”,深入到生活的每一個細節中。1645年元宵節,宮中到處張燈結彩,慶祝元宵節,弘光皇帝興致也很高,甚至親自動手在宮中張燈,這讓太監韓贊周看不下去了。

韓贊周是崇禎皇帝任命的南京守備,與史可法等人共同負責南京的防守。韓贊周對弘光皇帝說:“天下事正難措手,臥薪嘗膽,尤恐不勝,躬此瑣屑胡為?”韓贊周認為,明朝正值國難當頭之時(此時南明認為的國難主要是李自成對明朝的威脅,其實他們還沒有意識到更大的國難則是清朝),臥薪嘗膽都嫌不夠努力,皇上怎么還能為張燈這樣的小事分神呢?但是弘光皇帝卻不這么認為,弘光帝對韓贊周說道:“天下事有老馬在,汝不必多言。”在弘光皇帝的思想中,天下的事情只要托付給馬士英就行了,自己啥也不用干。

弘光帝

其實,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政治是非常專業的事情,駕馭百官更是需要一點天賦(比如嘉靖皇帝),否則一個從小沒有受過帝王教育的藩王是很難做好皇帝的。但是如果皇帝懂得放權,讓專業的施政能手來做,自然是極好的。但是,如果所托非人,下場則會更差,而馬士英無疑并不是一個值得托付的人。

而最終的事實也證明了弘光帝這個選擇是錯誤的,馬士英因為調集抗清防線上的黃得功去對付內訌的左良玉,最終導致弘光皇帝在短短一年時間就倒臺了。當然,這只是壓倒弘光政權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崇禎皇帝死到弘光政權倒臺這一年的時間內,弘光政權可做的事情很多,比如可以趁清軍立足未穩之時恢復山東、河南失地,也可以放下和李自成的恩怨,聯手抗清,這樣也就可以避免日后被清朝各個擊破的下場了。

形勢圖

但是,可惜的是弘光帝并沒有這樣的意愿和能力,而所托付的馬士英也不是這塊料,最終只能導致明朝喪失了與清朝劃江而治的機會。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最新文章